吾名夏无且

我正巧碰见了你,
才发觉我们太有缘,
那缘份正好可以让我喜欢你。

我好爱卷卷大宝贝!!

写作卷卷读作卷子:

是我且姐?
感觉不够御,本来想画得性感(?)一点,但我不会。
@吾名夏无且

有时间写篇博娅,名字叫《索亚》,嗯,啥都齐了,就差写了,我懒。


【思默组】她留下一个温柔的吻



cp:陈思思x王默


平行世界au


小部分高中时期+大学时期


ooc预警


不喜勿喷(谢谢)






【梦里逆光看她会有一种错觉,她在前面停下,转身,给我一个拥抱……】




学习好,长相好,性格好……王默单手撑头看向她的同桌陈思思。真的好羡慕哦。趴在课桌上的王默发出一声长叹,却不见陈思思停下笔目光停留在她身上。


思绪飘远。


周围的同学和她相处是不错,但是真正让她能交心当朋友的少之又少。太少了,她想起儿时坐在钢琴前的自己,整日里只有乐谱相伴,直到王默出现,她一双眼睛配合着笑容惹得他人也容易同她一起开心。


王默惊慌的样子很有趣,她自嘲说过自己很笨什么都不会,实际上她的美术功底很好,人也心灵手巧的,颈上的浅蓝滴胶坠子也是她送给陈思思的生日礼物。深夜里月光照在蓝色底子坠儿上,总会映出一片银河。


回神时下意思帮她戴好围巾,陈思思拉着她的手,两人都戴着一样的露指手套,她轻声向王默道谢。


“谢谢,我好喜欢默默送给我的东西。”


借着街道两旁的灯光她看清王默的鼻尖冻得通红,忽地拉围巾毫不迟疑地回复她“谁让我喜欢你啦!”


见到发愣的陈思思,快速走在前面的王默此时只想让自己找个地缝藏进去。啊啊啊,我刚才说什么了,算告白吗,不算吧,完了完啦完呐,我们的友谊还能继续吗!


忘了说,王默不仅爱自嘲,而且思维跳跃跨度很大。


脖子后伸进来冰冻的东西王默连忙抓住陈思思的手,她说,我也很喜欢王默,我将这未知的情愫当作一个伏笔*,那么也可能是女朋友的喜欢吧。


……


“不行,妈妈说我不能早恋!”


呆了半晌王默一本正经拒绝她,耳边柔软的头发遮住害羞的事实。


啊?


……


三年之前的事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来了,坐在前面的王默听大学教授讲课,她低头认真记笔记,露出白晢的脖颈。


陈思思一边听课一边留意王默,每次再她昏昏欲睡就戳醒她。往往一节下来,王默只记好半节课的笔记,剩下的笔记全是鬼画符。


高中时她上课犯迷糊,那时起陈思思提醒她,也亏得王默课后也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和她同一所大学。


四季在北方的大学格外分明,周遭的景色慢慢随四季变化,终于在意起景色时它们早已变成另一幅模样。


喜欢秋天的王默央着陈思思拿出手机拍秋景,王默稍稍矮一些,双臂搭在陈思思的双肩上,两人贴的极近。


手机里存了关于王默的照片不少,当然,黑历史也占有一部分,并没让她的大默默看见。


“秋天来了啊,这里真好看呐。”王默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还惦念社团里下发的任务,因为要开艺术节,社长大手一挥让她和思思准备节目,唱《不老梦》,服装是给提供的。


银临的视频看了千千遍,王默记住了歌词,原因是思思陪她一起练习,欣赏到美人的歌声,王默偶尔觉得这样也不错。


“咳,默默,歌词会了吗?”


“会啦会啦,就是怕到时候怯场忘词……”


“没关系的,到时候,握住我的手就好。”


好……王默耳尖发红小声的说。


陈思思抬手放在王默的脸颊,指腹划过柔软的脸,王默因痒痒的触感眯起了眼,她笑着说。


“我的画作大多关于你我,我的诗大多写意,可我却只会描摹你*”


秋风吹拂起两人的发丝,带来的温暖也不知是从谁身上的温度给予王默的。



时间到了艺术节当天,王默有些不适应身上的对襟齐胸襦裙,浅粉双袖,腰间兔子玉扣垂下两缕蓝绸带,下摆渐变由白至深粉,显得她少女气十足,而陈思思也是齐胸襦裙,衣服与她配套的,颜色是浅蓝,玉扣是一对翻云纹。


“好漂亮啊。”


陈思思给王默画眉,她乖巧仰着脸看向陈思思,鬼使神差,陈思思凑近她,湿润气息扑面而来。


――――――――――――――――――

*化用Winky《标题》的歌词


超过大半机率不会有后续(围笑)


感谢看到这的你












关于《清醒梦》

谈月:



现在总共写了两篇《清醒梦》,是为了纪念两位故去的长辈,都以短篇为主。




虽说是梦境,不如说是我的一种幻想,两位老人故去以后,我所记得的梦里并无他们的身影。




思念和悔恨对于我这种心里有些无情的人说不过是一时的悲伤,然后是在心底长久留下一处伤口,热闹时不曾在意,孤独时无限放大。




我很期待我的文笔会变好,但不敢想文笔变好后用来写《清醒梦》。




可能每个人都会经历过这样的离别,我只是他们的其中一员而己。



【原创】清醒梦(二)



坐在炕檐晃荡着腿看着她剪去多余的线头,原是她每次都用牙咬断的,我试了几次发现不如上剪刀方便,便早早备好剪刀,看她捏着针缝好枕头。


地上散落的是充填枕头的穅皮。


抱在怀里的枕头抬眼看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味翻进鼻腔,她那幅模样,从小到大,都是一样子。自知记忆出了偏差,我懒得去纠正,我在等着她说一句话。


实话说,她离开我才几个月,我竟只记得她的模样,她肯定会说,你要说出去让他人听了去,保不齐会私下里怎么腹诽你这破孩子怎么怎么不孝。


可这里的她,只是一味地缝枕头。就连与她争了大半辈子的爷爷也没出现。安静到让我安心。


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说什么都会心烦,与家长只是说说学校的事,顺便向他们抱怨一些伤痛,与亲密的朋友不再说话,就像她手里的剪刀,一剪子,剪掉除学习以外的所有心事。


唯独想抱怨的,只有她。


她“咔嚓”一声剪掉多余的线,抬头正视我,眼皮低垂,那眼神在看陌生人一样。我终于知道我要向她无礼地索要什么了。


“奶奶,我饿了。”


在乐乎能遇到同好并发展成为革命友谊确实只有卷卷,

当时在苍太太的评论区里眼熟过好几次,直到她给我的文章点喜欢后,心情是很开心的(然后立刻抱住这位同好开始没话找话)

再之后发展到QQ好友,我又创了个群,又开了个子博写原创和返校邪教同人(都是她和戏言点的哦)

原创带她的女儿玩我记不清了,有段时间我们在互相赠文赠画的好感度蹭蹭上涨,虽然现在由于学业不得不当只挖坑的老大哥(鸽),但蛮怀念那时候的,

最后再夸卷卷一下,你的画技越来越棒啦。

愿你未来可期,

也愿你正值年少,披荆斩棘。

写作卷卷读作卷子🐰:

一年零一天前,我和宝藏且哥相遇了。
能通过喜欢的作品认识你真是太好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感谢陪伴!
还是那句话,且哥超宠我的! @吾名夏无且

自制壁纸第三弹,

请   @写作卷卷读作卷子🐰 签收

原图再次感谢 @人生陌路 的友情支持

@秋蓬九

canva玩太嗨用了一张模板给你做了一张壁纸(p2是效果图)

有人让我想到你了,所以说有时间再给我家妹妹做一张。

【祖国建国70年贺文】我不会忘记



准确来说现在的生活安逸不会感受到老辈人为祖国付出艰辛,可我仔细叠好国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对国家拥有着归属感全因这是对老一辈人创下的成就无限的敬仰和自豪。


――――――――――――――


历史写下他的抗争生涯,


她用时间悄悄掩去许许多多和他相似的故事,


“有些时候你不是一个人。”


她穿着鲜艳的红衣轻轻点一下他的额头,


“你不会忘记,我也不会,你们的一切努力不会付诸东流。”


当他听到青年人们说起唱国歌是不会跑调,听他们说尝试让祖国的红旗去往世界各地时,


他知道她已将不可想的未来亲自带来,


“仔细想想,你们的故事己经沉寂了七十年……”


“也可以永远的消失。”


“我说过不会忘记!即使你的生命己经不足以看见盛世,那我也会让所有人记住、让历史记住你的故事!”


现在我己经看见未来盛世的模样了,我只是侥幸被命运选择见证故事的人,


他轻轻握上她年轻的手,


“初次见面时,记得你的眼神里满是绝望,我不过是给你一个拥有希望的机会,我不会后悔,也乐于看见你走向更好的明天。”


我想着如果将红旗披与肩上,这是我与我们所坚持的信念最近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