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夏无且

偏激的是我自己,
溺死于你的欢喜。

名为曲刻
“我知道你的未来结局,却不想看到,覆海。”

【EA】纸玫瑰

ooc预警

文渣预警

梗出自 @欧阳清衡 ,谢谢好友支持。

“当我欺骗被你察觉时你会……”

“我会做出最合乎我的抉择。”

“可我不一样。”

火舌吞噬从书桌上滴落下的血液,令人厌恶的敌人给他们最后一份礼物。实在是不怎么友好,艾吉奥收起袖剑,火光映红他眼底。敌人给自己造了个坚固的壳子,不过现在倒成了他的安葬之所,他与他的大导师进入这里费了一些力气,离开的路上浓烟阻碍他们的视线,两个白衣刺客撤出来发现对方的袍子己变了一个颜色。

躲避开追兵的两人步履轻快地走向大本营,艾吉奥走在前面调侃这次的任务,他听到阿泰尔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声音逐渐变小,直到背后压过来的重量打断他的思绪,他立即调整重心站稳,艰难的转过头看阿泰尔的眼睛紧闭,艾吉奥背起他匆忙赶去医生那里。

“所以?艾吉奥,我不需要休息,只是暂时性失明而己,工作是可能有点困难,但我……”

“阿泰尔!医生还说了,你应该休息一下,你再这样真的会失明,这段时间我来照顾你。”

“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保护好……我的兄弟而自责吧。”

艾吉奥他的语气充满了愧疚,可错不在他。阿泰尔心想道。

失明已经三天了,他还是在回忆这段对话,此时的他坐在阴影处的长椅上,阳光拽住了他的衣角,能听到行人们谈论的声音,巡城小队的士兵们整齐的脚步声,孩童们的笑声。他试图根据这些声音在自己的脑海中构建出景象。果然还是很勉强,以前根本没留心过。他有些失望。阳光已经搭到阿泰尔的肩上时,艾吉奥才回到他身边。

“抱歉,我去取药时又买了几本书。”

“没什么的。”阿泰尔站起身将手放在艾吉奥的肩上,继续问道“医生说我的眼睛还有多少时间恢复?”

“再过几天就好了,很无聊吗?阿泰尔?”

“没,有个烦人的家伙并不会让我感到无聊,快回去吧,昨天那本书你还没有给我读完。”

“好。”

阿泰尔的声音听不出掺杂了什么情绪这让艾吉奥放心下来,后面的人忽然想到什么,突然叫他的名字。

“艾吉奥?”

“在,我在。”

面前的烛光被风吹得摇曳,艾吉奥合起书,揉揉眼睛,桌案上有一沓废纸,白天时他征求过阿泰尔的意见可以用。他拿起一张废纸很快折好一朵纸玫瑰,摆在那沓废纸上,纸花半面没入阴影,就像对他的秘密一样放在暗处。

错杂的刀光晃到艾吉奥的眼睛,他自己独自来结束这个任务,敌人的数量在意料范围。必竟眼睛恢复的实验是在晚上,只要不点蜡烛就还会是黑的,希望那天的小把戏不让阿泰尔发觉。

为什么,他会来这,我明明……

“艾吉奥,你的小把戏真的是够拙劣的。”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再次独自面对困难。

“善意的谎言不用道歉,我想请你教我怎么折放在那的纸玫瑰,可以吗?”

“……阿泰尔?”

“我在,艾吉奥。”

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与你同行。

*

感谢看到这的你。

没错,我又来辣眼睛了。

深海(2)

海浪声于她,只是噪音。

弟妹握着带血的刀,不断向人群挥舞着,人们只是围成个大圈,谁也不敢靠近。她进入这个圈中,弟弟躺在浅水那里,他的血染红了一小部分海水,他的妻子见到她丟下刀,跪在她脚边,沾血的双手握住她的脚踝,海浪声还不断的传入她耳中,她后退了几步,撞到背后冲进来的医护人员,警察也赶到这里安抚人群,他们都被带走了,这里只有案发现现场和抹上她脚踝的鲜血。

“如果我早点一到,会不会这一些就不会发生?”

“我好自责,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应该在今天迟到。”

『你在自责什么?』

『你没有遵守诺守,你应该自责!』

*

“啊,抱歉啦,周末本来你要好好休息的还约你出来散步。”

“没什么。”

“我……总觉得你不喜欢在海边散步?”

“是的……我讨厌海”非常讨厌。

上课不听课画的,虽然这样挺不对的,但是听不懂又干坐着还不如写点会的或者画点什么。
――以上我日常找理由完毕。
p1名字叫风卜
p4名字叫覆海
p5名字叫及耳
好,听我朋友说这是随缘画法,嗯。

顶置

词穷无才文笔渣,慎关,

最近往返于明侦,AC和返校,

沉迷写刀,想与你聊天,

是个话唠/魔道黑,请保持安全距离,

绰号叫我阿且就好,

本人已经走上暴躁老姐的道路,

放弃戒脏话,

来生还愿活在种花家

感谢好友 @Miss井 送我的画,我拿来当头像啦!哈哈哈!必须炫耀一下!

我这么被别人嫌弃,

只是我自己犯的错太多。


孤月阁设定

『我想我可以忘记了你,就像云坠落海里,寻不见踪影。』

本来想再添一篇《酒未饮》做为前一篇,不过现在不着急了,此设定最早出现我去年写的第一篇文的衍生背景。

如果有想法可继续补充。

关于楼阁:

楼阁门口挂有牌匾,上面写着『孤月阁』

楼阁分为两层,

一层挂有两张狐狸面具,一白一红

二层有两扇窗户,两面墙壁可挂面具,从二层可看到与其同高的桂花树,制作面具的材料早期来于此。

关于面具:

将面具挂在楼阁二层最为灵验,

早期时许愿不需在上面留下字迹,

后来因人要求的愿望过多,

杂念不能被面具识别,

不得不写在面具上,

当愿望被达成时,

所属面具碎裂。

不知道为什么这篇就是发不出来,只能这样了。
上下两篇均可独立成章。

【仲欣】不识(上)

私设注意!


这里的张方并无感情线


ooc预警


流水帐注意


另,私设古楼背景会单写出来的,到时链接发在评论区


民国十五年的冬天流连在繁华的都市里,忘记了偏远的小镇。在外求学多年的留学生回到小镇,顺着她的踪迹,寒冬跟着年轻的商人也来到了这里。


时隔多年魏仲廷再次回到小镇,这次回来发现这里还是没变什么模样,模糊的记忆也逐渐与周围的景物再次重合。多年前母亲第一次带我来到这里,她在古楼上许下愿望,现在我再次回来,来许下我的愿望。


他找到家人在这里置办的宅子,在小镇熟悉了几日后开展了他的生意,魏仲廷没有去古楼许愿,他整日悠闲的模样让镇上的媒婆瞧见,给他推荐了一位方家的小姐。


“方家小姐前几日才从国外回来,与你的年龄相仿,正巧人家姑娘也有些学识,看你这老实的品性自然是不会亏了人家们,你俩人那真真是合的来啊。”媒婆说完端起茶杯喝茶,眼神不住地飘向魏仲廷,让他立刻表态。魏仲廷心里苦笑着拿出几枚大洋给媒婆,说:“这点心意请阿婆收下,那就有劳阿婆了。”


冬日的阳光很暖,临窗的魏仲廷坐在酒馆二楼,盘起二郎腿晒太阳,跟着一楼戏台上戏子的唱词哼着戏,看向窗外的街道上行人们的行色匆匆,逆着光看到了那位方家小姐。他原先还是没有见过她的,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方小姐,方芮欣。他微眯眼睛看到方芮欣穿着合身素色系的冬装,像一个瓷娃娃一样,他皱眉压下心里对她奇怪的比喻。


方芮欣小口小口的吃着点心,慢悠悠的走向酒馆。离酒馆很近时她站下看小孩子们摇柿子树上的冻柿子,有个小孩子将冻柿子摇下来,胡乱地擦掉上面的泥土,急忙咬了一下,之后把柿子塞给其他伙伴,他双手捂着嘴在原地直蹦脚。她抿嘴笑起来,坐在酒馆二楼的他看着她,魏仲廷突然觉得心里痒痒的。


两人在小镇四处闲逛,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话题聊得很投机。就这样他们来到古楼下面,方芮欣邀请他说“魏先生来到这里很多天了,今天我们正好走到这里,不如拿上面具去许愿?”魏仲廷欣然应允,他们拿着面具登上古楼顶层,“不瞒您了,今天的事全是因家人逼迫,我其实有心爱的人了。”方芮欣严肃道。


魏仲廷怔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那就先恭喜方小姐了。”他说完就要将面具挂上去,“魏老板,”方芮欣阻止了他的动作“您是个聪明人,许愿这种事向来是心诚则灵的,我希望您……”她轻施力压下魏仲廷的面具,“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再许愿。”


他回神时己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时飘起了小雪,他拿出捂在心口的面具,它被他的体温有些温热,他戴上面具,思索着什么,有雪花沾上面具也染白他的头发。


『吾友,可否打一个赌?

是吾能先建完此楼阁,

还是汝能先酿好这桂花酿?』


『到时,在十五那天我们再会,登阁,品酒,赏月,可好?』


――《酒未饮》